热门关键词: 鹰谷Integle 跨界皇后镇分子 生物学中 中国大数据 InDraw
chemdraw Indraw像画画一样设计新药-新药研发做数据“中央厨房”
时间:2017-04-10 17:27:03 来源:新药网
摘要 : chemdraw Indraw像画画一样设计新药,他给新药研发做数据“中央厨房” &n
chemdraw Indraw像画画一样设计新药,他给新药研发做数据“中央厨房”



    走进上海鹰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前台印着核心产品Integle及其中文名鹰谷Integle就是厉害 厉害了我的鹰谷
 
    这不是一家新药研发协作平台吗?怎么起了个互联网公司的名字?
 
    “我们就是一家基于化学生物医药大数据的互联网公司”,邓光辉说。在创业的2年多时间里,他亲自带领年轻的互联网团队自主研发出中国第一款新药研发的数据管理系统和在线协作研发平台,通过数据的“中央厨房”式管理,想把新药的研发周期和成本,都缩短到原来的几分之一。
 
    鹰谷(Integle)创始人 邓光辉
 
    在新药研发的过程中,如何设计和画出小分子化合物,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历时2年开发的结构式编辑器InDraw,就是一款把小分子画出来的工具,“新药研究化学家的所有灵感,都会通过结构式编辑器画出来,”邓光辉博士说,他们实现了中国首款办公级的结构式编辑器InDraw的开发,“通过InDraw,整合更多的药物设计知识库,让小分子药物设计,像画画一样轻松自如”。
 
    造药科学家,跨行互联网,成为新药研发的基础设施
 
    邓光辉的祖辈来自广东省陆丰县,这是一个靠海打渔为生的欠发达地区。当地民风彪悍,不少“习武之人”掌握了跌打损伤的膏药,其中就包括武侠小说、电脑游戏里常出现的“金创药”。耳濡目染之下,邓光辉一直对制药颇为着迷,从小就产生了做药的梦想。
 
    自2003年从复旦大学药物化学系毕业后,他前往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计算化学家、上海药物所所长蒋华良教授和药物化学家柳红教授。为了学习国际先进的新药研发理念和方法,2008年博士毕业后,邓光辉进入了跨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公司进行创新药物研究。
 
    2008年当时的中国创新药研究还比较落后,95%以上都是仿制药,对创新药研发还没引起足够重视。
 
    欧美主流跨国药企,如葛兰素史克几乎每年就能上市几款新药,并牢牢把控专利权,年收入高达数百亿美元。博士毕业那年,恰逢葛兰素史克把全球研发中心从英国搬到中国,把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的人才、经验都跟着带到中国。经过层层面试,邓光辉成功加入葛兰素史克,成为一名新药研发科学家。
 
    经过近6年的工作,经历了跨国药企新药完整的研发流程。这些年国内的创新药物研究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到国家层面、小到公司都在鼓励创新。此时的邓光辉愈发觉得中国已经具备新药研发的条件和机会。
 
    因此,他决定辞去葛兰素史克工作,力图将把GSK公司的先进的新药研究理念融入到互联网战略思维中去,利用互联网强大的数据搜索功能、不受时间和地域限制的协同优势,为中国更多的新药研发企业和科研院所提供创新的化学生物医药科研一站式综合数据服务。
 
    别人研发新药,邓光辉团队则是新药研发基础设施的建设者——这并不容易。既要懂软件程序,懂互联网,又要懂化学,懂生物,懂临床研究,懂新药研发等,是多重交叉学科的碰撞整合,产品开发难度极大,他们在做让自己都感到抓狂的事情。
 
    所幸,大部分成员都很投入:比如在大年初二,有位工程师觉得待在老家过年没意思,就回到上海的办公室写代码;也有工程师整天思考技术攻关,凌晨5点躺在床上,突然闪过灵感,马上赶到公司把灵感用程序写出来,实现了多个技术突破。新药研发的化学结构编辑器
Integle鹰谷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Integle鹰谷”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Integle鹰谷,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Integle鹰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Integle鹰谷)”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QQ:2881516523    E-mail:integle_service@integ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