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词: 鹰谷Integle 跨界皇后镇分子 生物学中 中国大数据 InDraw
由于实验记录问题,重磅炸弹药物Erbitux专利权易主
时间:2022-06-28 10:26:35 来源:鹰谷网
摘要 : 全球首个靶向EGFR的单抗西妥昔(Erbitux),因实验记录不规范、关键信息未记录等问题,引发了知

全球首个靶向EGFR的单抗西妥昔(Erbitux),因实验记录不规范、关键信息未记录等问题,引发了知识产权纠纷,造成了当事公司巨大的经济损失,将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带入不可逆转的后退,失去了发展成为“第二个基因泰克”的发展机会。以史为鉴,分析当时案情、从中总结经验,避免同样的悲剧在现代继续发生。


多 方 简 介

施莱辛格(Schlesinger):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前员工,Erbitux第一发明人。后因实验记录证据不足,失去Erbitux发明人身份。

塞拉(Sela):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员工,后因提供有利的实验记录证据成为Erbitux发明人。

赫尔维茨(Hurwitz):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员工,与施莱辛格有过讨论。审判期间,就具体讨论内容各执一词。

皮拉克(Pirak):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员工。

叶达公司(Yeda):专门负责魏茨曼科学研究所技术成果的应用开发和技术转让。

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施莱辛格离开魏茨曼科学研究所后,入职的公司,后被赛诺菲公司(Sanofi)收购。

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拥有 Erbitux(单克隆抗体靶向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专利。

108单抗:施莱辛格发现两种单克隆抗体中的一种。

866专利:案件的争议专利,原本由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与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共同享有。


事 件 始 末

(1) 起 因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施莱辛格博士离开魏茨曼研究所,接受了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公司的一个职位。而后,施莱辛格发现了两种单克隆抗体。在随后的1987年1月,施莱辛格和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赫尔维茨在魏茨曼研究所进行了讨论和交流,施莱辛格主动提出将其发现的2个抗体样本提供给了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们。




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接下来的14个月里进行了抗体药效学实验。在此期间,他们发现当两种单抗中的一种(称为108单抗)在与某化疗药物的联合用药时,对抑制肿瘤细胞的作用是协同的(即联合用药作用超过单独的抗体或化疗药物药效)。

塞拉博士和皮拉克博士在1998年3月告诉施莱辛格他们发现了这种协同效应。大约一个月后,皮拉克寄给施莱辛格一份她正在准备的论文,其中总结了魏茨曼科学家用108单抗和化疗药物联合用药进行的实验结果。

几乎同一时间,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开始为108抗体以及化疗药物联合用药寻求专利保护,只有受雇于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的科学家被列为专利申请的发明人,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没有被列为发明者,尽管他们已经进行了所有单抗108和化疗药物联合用药的实验。并且,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与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合作开发该药物,直接将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起草的论文中的文字和图形复制到他们的专利申请中。


Erbitux于2001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批准,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享有其协同作用专利许可证,施莱辛格被列为该专利的第一发明人。随后,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将拥有的专利授权给了赛诺菲公司(Sanofi),用于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抗体与化疗药物结合使用,以减缓某些肿瘤的生长。由于出色的临床效果,Erbitux的销售额连年剧增,2007年销售额甚至超过了10亿美元。


(2) 挑 战

21世纪初,魏茨曼研究所的成果转化中心叶达公司(Yeda),起诉了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声称魏茨曼研究所的三名科学家才是抗癌药物Erbitux的真正发明者,并对收购梅洛伊公司(Meloy/rorer)的赛诺菲公司(Sanofi)提出了专利上的挑战。

施莱辛格在法庭上说,将实验室开发的108单抗与化疗药物结合是他自己的想法。而施莱辛格以前在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同事,尤其是塞拉,声称他们多年前共事时,与施莱辛格一起提出了这个概念。并且,对于施莱辛格和赫尔维茨的那次谈话,赫尔维茨说,施莱辛格当时只是描述抗体是“好的”,并没有提出任何有意的用途。

施莱辛格是否会预料到魏茨曼的科学家们会进行联合用药实验,这在审判期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施莱辛格作证说,他“知道”这个联合用药实验将由赫尔维茨进行,赫尔维茨先前工作多为与其它药物联合用药。而赫尔维茨作证说,她之前的大部分工作涉及偶联用药,即一种物质与另一种物质之间的化学连接,而不是联合用药的混合物,后者涉及分别施用两种不连接的物质。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研究开始一年多后才决定进行混合实验,由于赫尔维茨的独立判断,这个实验才会产生有希望的结果。

施莱辛格声称早就已经开始将这种方法应用于联合疗法,但是并没有详细的实验记录证实他的研究和想法。而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则提供了大量的实验记录文件,证明他们一直在利用施莱辛格的108单抗和化疗药物进行实验。


(3) 结 果

由于没有充分证据表明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的任何发明者(包括施莱辛格)为此项发明作出了贡献,法官最终将Erbitux的866专利判给了魏茨曼研究所的3位科学家,即裁定叶达公司(Yeda)是该争议866专利的唯一所有者,叶达公司(Yeda)和赛诺菲公司(Sanofi)共同拥有该专利。


根据这项裁决,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和赛诺菲公司(Sanofi)需各支付叶达公司(Yeda)6000万美元。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获得866专利的全球许可,需要向叶达公司(Yeda)支付Erbitux 销售专利使用费。

在判决前,Erbitux作为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开发的结肠癌治疗药物,是英克隆公司唯一上市的药物。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表示,根据裁决,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可能被迫支付Erbitux西妥昔单抗收入的2% 至3% 的特许权使用费。这一判决结果无疑给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带来了严重打击。从抗体成药的“敢为天下先”,一度成为冉冉升起的耀眼明星,到Erbitux经坎坷终于上市,最后公司被礼来收购,错失成为“第二个基因泰克”的机会,英克隆公司(ImClone Systems)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的经历令人扼腕叹息。

教训与收获

这个案例给予了我们以下启示:

  • 在披露研究结果时要小心,尽可能签署保密协议(NDA)。

  • 使用多边贸易协定澄清物料交换条款。

  • 填写发明披露表格(IDF)以帮助发明者集中注意力。

  •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保存实验记录本,以提供完整、充分、令人信服的文件证据。

施莱辛格由于没有详细的实验记录材料证明他的研究和想法,无法证明他对联合用药的发现。而魏茨曼研究所科学家们因为提供了大量的实验记录文件,证明了他们一直在利用施莱辛格的108单抗和化疗药物进行实验。最终法院裁决,由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获得专利发明权,而施莱辛格失去866专利发明人身份。试想,倘若施莱辛格提供的实验记录很详细,没有丢失,只要记录中提及了联合用药的思考(Concept)的记录,或者魏茨曼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提供的材料不够充分,这场判决的结果可能也会截然不同。由此可见,实验记录的真实、准确、完整性,对专利保护起着关键性作用。

电子实验记录本的诞生,相较于纸质实验记录本,易查找,不易丢失,对实验记录的真实、准确、完整性,有更好的用户体验,记录的质量更高,合规性更好,对于保护知识产权更有利

  • 文字记录内容清晰,不易误读。

  • 文字记录会更详实,不能写回忆录,数据更真实。

  • 电子实验记录更易管理,检查方便,追溯容易,可确保所有人员的记录都是合规的。

  • 电子实验记录本数据是中央化存储,不像纸质记录本,存放在每位实验人员手上,容易损坏或丢失。

这些保护知识产权的设计,在当你面对后来的模仿者或当你作为后来者去挑战“所谓的先驱者”时,都能够利用充分的证据保护自身知识产权,从而在法律纠纷中获得应有的权利。


鹰谷信息开发的鹰谷电子实验记录本

(InELN)


  • 符合国内外NMPA、FDA法规要求;

  • 实验记录采用实时留痕技术,修改过得完整记录下来,可作为证据留存;

  • 用户权限分层使得访客有迹可循,严防数据泄露;

  • 同时可自主选择部署方式,安全性要求高的客户可采用本地部署内网隔离,保证数据在公司,人走经验带不走。

Integle鹰谷新闻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Integle鹰谷”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Integle鹰谷,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Integle鹰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Integle鹰谷)”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QQ:2881516523    E-mail:integle_service@integle.com